您好!欢迎访问宁夏中广泰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网站!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宁夏中广泰电力工程有限公司logo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光伏“整县推进”扭曲变形,大量民营企业主被逼到死亡边缘……
  发表时间:2022年08月20日  点击数:62次

  “现在我们手上有小一千万的货压在仓库里,办公室人员每月人力成本7万多,施工、业务人员每天保底工资一百块,一个月光开工资就近40万。再没活干,真的走投无路了!”

  谈起光伏“整县推进”,多位民营企业主向记者大吐苦水。

  “整县推进”是2021年6月国家能源主管部门发布的一项政策,初衷是鼓励各地以县为单位整体打包大面积开发分布式光伏,从而调动地方政府、国企、民企积极性,更快开发屋顶光伏,更好支持“碳中和”目标落地。

  该政策一经发布,即引发巨大反响,无数光伏从业者直呼:分布式光伏要“变天了”!

  屋顶光伏体量小、开发慢、管理难,民营企业干得不亦乐乎,但却是央国企看不上的“小豆腐渣”。但是,以“整县推进”的名义打捆之后,产业逻辑彻底变了,屋顶光伏对央国企变得非常有吸引力。

  也正因为如此,诸多资深人士警示,央国企会大规模入局,各地民营光伏企业会被淘汰出局。

  如今看来,确实一语成谶。

  实力雄厚的央国企,能够带给区县政府带来更多资源,如配套投资、让出更多利润等。同时,央国企还有极强的品牌信誉,让各地政府都颇有“安全感”。大面积开发分布式电站不仅投入大,更关系着老百姓的收益,当地政府必然要小心为上。

  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自然优先要将整县屋顶资源都留给央国企。随之而来的,没有屋顶可开发、又不能和央国企合作的小型民营光伏企业,很快就感觉到了“生死存亡”的压力。

  面对这一现实,国家能源局有所考虑,提出了“自愿不强制、试点不审批、到位不越位、竞争不垄断、工作不暂停”五大工作原则。只不过,五大原则历经多个层级、众多部门后,早已执行走样,成了“歪嘴和尚念错经”。

  如今,一切就如当初行业人士警醒的那样,民营光伏企业主正在走向崩塌。

  “不用挣扎了,都麻木了。”某省光伏协会秘书长对记者说道。

   


  1

  “真的太难了”

  “现在就是不给我们盖章了,我们公司从5月底就彻底停止了一切光伏业务。”江苏省连云港灌南县的一家民营光伏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道:“我们这里从5月10日通知,说不许盖章,但没有见到文件。然后县里强调‘两个唯一’,即某国企以及该地区某上市公司是唯一符合光伏开发要求的公司,其他的公司村里面不许盖章,镇上也不许盖章。”

  在灌南县一百公里外的连云港赣榆区,同样的事情也在发生着。

  当地一家民营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同属连云港,我们这里也是被那家上市公司垄断的,但是到7月份了,他们的开发进度还是很慢。我们是想做又没得做,镇上直接明确说,除非是这家上市公司来盖章,其他公司都不能盖。”

   


  赣榆区“整县推进”宣传单

  “我们和连云港的情况差不多。”距连云港两百多公里之外,江苏徐州的一位民营光伏企业负责人王明(化名)发出了同样的感叹:“今年5月以后,就开始不给我们盖章,也没什么明确的说法,各个村镇政府各有各的理由,有的说要统一规划,有的说没权力盖章,让我去别处找,总之挺乱的。”

  与连云港地区的情况有所不同,王明所说的盖章并非是施工前要盖的,而是施工后申请并网时所盖的。根据他的说法,之前徐州户用光伏电站有涉及土地和房产的,用宅基地证或土地规划证就可以办理并网手续。而现在供电系统突然要求使用房屋产权证明,如果没有,就要去镇一级的政府盖章证明。

  “我们很多项目都装好了,就差并网,资料都准备好了,现在突然又要房屋产权证明,我们没有,就只能去镇上盖章,他们不给盖,现在工作根本没法开展。关键问题是,也没听说有哪个公司把这里垄断了,但就是不给办理干等着,难以理解。”王明说道。

  同样表示无法理解的,还有安徽淮南的一家民营光伏企业负责人,据其透露,从今年5月开始,当地的区发改委通知各个乡镇,再通知到各个行政单位,不给光伏民企盖章,导致这些企业无法到当地供电部门报装。不给盖章的理由是:当地屋顶资源将由政府牵头统一操作,不给私企做。然而,当地迄今也未有明确的垄断国企出来,政府倒是提前腾好位置等着。

  记者了解到,除了不给盖章,如今令光伏民企头疼的问题还有地方政府的持续“加码”。今年6月10日,安徽亳州下发了一个通知要求,当地所有户用光伏电站并网均需房屋安全鉴定证明,而这在以前是不需要的。同时,当地户用光伏电站并网时需要用社保卡登记。

   


  “对于房屋安全鉴定证明,我们其实是比较矛盾的。”亳州的一位光伏民企负责人表示:“这个鉴定证明的背景是4.29长沙危房倒塌事件,现在各地市都要进行危房摸排鉴定。作为企业,我们有责任和义务配合这个事,但现在的问题是,合规的一套报告最便宜也要近千元,这个成本难道全都转嫁企业吗?除了亳州这三县一区外,我没听说什么地方需要开这个鉴定,临近城市如河南商丘和鹿邑就没有。”

  “关于并网要社保卡的要求,说是为了防止一些民间骗局,但关键是,有些农户就没办社保卡,就一刀切了么?与此同时,亳州还严重缺乏三相电表,不给我们下表。”

  “此外,亳州市蒙城县之前盖村章确认房屋产权就行了,现在要对之前提报的材料追加镇级政府的公章,而镇级政府根本不给盖章,听说上层已经明确发话了,只承认和某能源央企合作的上市公司。”

  “还有就是亳州地区存在户用光伏每月底一次性由国网公司向发改委进行备案,而发改委无明确受理时效的情况。拿不下备案不允许施工,光伏企业艰难徘徊在生死存亡边缘,农户也不能及时取得收益。反正就是一次次、一层层卡着不给并网,真的太难了!”上述光伏民企负责人叹息道。

  2

  “地方执行走了样”

  盖不了章,并不了网,意味着光伏民企的业务难再开拓,现有存量业务也将变成巨大负担,这无疑代表着企业死亡。

  “我们仓库存了700多万的货,现在装不了,每个月人工成本将近20多万。真的希望不要太垄断,给我们这些小公司留口汤喝,让我们有个温饱就可以,能活下去就行。”连云港灌南县光伏民企负责人告诉记者说。

  “我们是小一千万的货压在仓库里,一个月光发工资就近40万。”连云港赣榆区某光伏民企负责人表示。

  “我这边工作基本停止了,每个月净亏十几万,但队伍不能散啊,万一有转机了呢。”

  “我这边停工两个多月,折合损失每月50多万。”

  “我这边2000多万的备货,工资不停不减的话,每个月仅人力成本就出去小100万,这样持续一两个月还能接受,但关键什么时候是个头,兄弟们要生活啊,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

  一家家,一桩桩,光伏民营企业主面临着相似的苦痛。

  曾经,户用光伏是一片沃土,他们生龙活虎,尽显身手,将户用光伏市场干的热火朝天。2021年,户用光伏新增装机创纪录地做到了21.59GW,占全年新增装机的39%。今年上半年,这一比例进一步增长到45%,几近半壁江山。

  但如今,变形走样后的“整县推进”正让户用光伏市场陷入混乱。国企推不进,民企没活干,分布式光伏的“蓝海”市场面临着变为“死海”的风险。未来的路在哪里?每一家陷入困境的民营光伏企业主都在急切地寻找答案。

  “面对这种情况,其实还有条路,就是跟着垄断企业干。”连云港赣榆区光伏民企负责人对记者说道:“我们当地已经明确被上市公司垄断了,这个上市公司的招商来找过我,态度就是:赣榆已经被我们拿下来了,你们跟我们做,才有的做,不跟我们做,你就没得做,意思就是让我们做他们的代理商。”

  “但他们给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比我们以前的价格低约40%,而且这家上市公司的业务和招商还要从中拿走5%,我们基本是白干,还可能赔钱。之前受生存所迫答应跟着这家上市公司干的公司,后来有很多又退出来了。”谈到这里,该光伏民企负责人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他又开口说道:“户用光伏开发很难说一个地区只存在一家品牌,一般来说会有20至30家,这涉及几千人的就业。我们这些小微企业的生存,当地政府难道真不考虑了吗?往大了说,是当地营商环境和公信力问题,再大一些,这恐怕是上面精神在地方执行走样。”

  今年1月,记者曾发表一篇名为《整县推进2022:区县政府、央企、民企如何重塑生态、共享盛宴?》的文章,其中对国家能源局“竞争不垄断”原则做出了深度剖析。

  简单而言,“竞争不垄断”原则难以落实到位,与得到分布式光伏开发权后地方政府的心态有很大关系。对于很多缺少资源、缺少工业的地方来说,突然发现当地老百姓的屋顶也能变成让央企感兴趣的“筹码”,就再也不愿意放手,想尽办法以此来引进大企业、拉到大投资。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实力不够的中小型民企被排除在外,哪怕是暂时没有国企来,当地也要腾好位置等着。

  这明显是违背“整县推进”政策初衷的,损害的是分布式光伏产业的未来。政府当好“地主”,民营国资取长补短、携手共进,这才是“整县推进”的理想图景——央国企实力雄厚,负责做规模;地方政府掌握着屋顶资源,做好统筹安排;民营光伏企业有很好的渠道能力和开发经验,能够降低成本、高效开发。

  但如今看,“整县推进”的落地实在是扭曲变形地厉害,这带来的伤害已经让光伏行业受损、让众多中小民营光伏企业走到生死边缘。期待相关部门引起重视,尽快做出政策纠偏,为分布式光伏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上一张:税惠政策为光伏新能源产业发展注入新动能          下一张自主研发设备让绿色能源“风光”无限
Copyright © 宁夏中广泰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宁ICP备17002326号 网站设计制作:银川天脉网络有限公司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844号